返回首页 |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行业新闻
古今文学意象中的丝路掠影
发布时间:2016-10-27 14:37 来源:未知
  古今故事报 丝绸之路是一条文学之路,这是被广泛认知的共识。丝绸之路活在汉赋唐诗宋词元曲之中,更是被广大近现代文学工作者用作品赞颂。
 
  唐诗是最被称道的丝绸之路文学意象的载体。王维《送元二使安西》中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,《送刘司直赴安西》中“绝域阳关道,胡沙与塞尘”,虞世南《拟饮马长城窟》中“前逢锦车使,都护在楼兰”,岑参《献封大夫破播仙凯歌六首》之二“官军西出过楼兰,营幕傍临月窟寒”等等,将楼兰、阳关等地名嵌入其中,成为丝路的坐标,但多的是萧瑟、无奈、杀伐、苦寒等意境,冷气十足,在诸多边塞诗人笔下,更是让人对于丝绸之路和西域充满了胆怯和害怕。其实描写丝路上商贸往来的诗词众多,而这中间又为张籍的《凉州词三首》最被后人称道。其中第一首诗云:边城暮雨雁飞低,芦笋初生渐欲齐。无数铃声遥过碛,应驮白练到安西。古镇城门白碛开,胡兵往往傍沙堆。巡边使客行应早,欲问平安无使来。凤林关里水东流,白草黄榆六十秋。边将皆承主恩泽,无人解道取凉州。其中这句“无数铃声遥过碛,应驮白练到安西”形象而又生动地描摹了丝绸之路的景象,被后世称为丝路描写写实与写意结合的典范。张籍是安徽人,生活在中唐年间,初识孟郊、王建和韩愈等名家。贞元十五年在长安进士及第,后任太常寺太祝与白居易等人同朝为官并切磋诗词,是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和参与者。受长安学派及丝绸之路浸染,对自己的创作产生了长远影响,茫茫丝路也成为其描摹的意象,变成诗句流传至今。传世还有《塞下曲》《征妇怨》《采莲曲》等等。 在此次采访过程中,河西走廊上遗留的烽燧、残壁、垛口历历在目,为我们展开了生动的历史画卷。在采访中记者们奔赴敦煌市时经过安西,即今天的瓜州县,面对茫茫戈壁不能不对诗词中的描述表示赞叹。当历史中的瓜州变得真实之时,锁阳城、悬泉置、哈密瓜、黑枸杞等等加上唐诗宋词的吟诵就是最好的注脚。
 
  丝路上的风尘吹散了岁月,也吹散了诗人的心。在采访中经过青海丹噶尔古城时,募地发现这里竟然建有著名诗人昌耀的纪念馆。昌耀是采访出发前记者采访著名作家红柯时他极力推荐的文学代表,认为提到新丝路文学和诗歌